云酒网

88888888

云酒头条 / 2021年02月24日 11:04:36

文 | 云酒团队(ID:YJTT2016)


8年,可以用来做什么?


可以建造起一座举世瞩目的港珠澳大桥,可以研发出一款国人期待的鸿蒙系统,可以编写完一部民国大师图鉴《南渡北归》……


在酒业,8年,不销售酒、心学习茅的时间,是李银会把青稞酒落户美国的时间,是岩博酒业建成5000的综合厂房的时……


而对于郎酒和汪俊林来说,8年来最重要的收获,或许就是那个叫吴家沟的地方


2020年10月25日,郎酒吴家沟生态酿酒区正式启用,这个耗时8年、投资超30亿打造的高端酱酒基地,被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寄予厚望:“郎酒的未来和古蔺人民的未来”。


如果以2020为起点,将时针往前拨转8年,那个对酒业并不友好的2012年依然令人印象深刻——限制“三公消费”等政策的出台以及宏观经济的影响,让酒业在经历黄金十年的奔腾后骤然刹车减速,大多数企业都无法独善其身,包括郎酒。


正是在那一年,进入郎酒已逾10年的汪俊林,颇有远见地为郎酒的未来种下了一颗种子,并亲自挖下第一铲土。8年之后,这颗种子不但生根发芽,而且已长成参天大树。



那一天,他说了8个“8年”


显然,吴家沟生态酿酒区正式启用这一天,整个郎酒集团都等了很久,光是从启用仪式的热烈程度便足以证明对它的期待。



当天出席仪式的嘉宾中,有四川省政府领导,有中国酒业协会和中国食品工业协会的领导,也有来自央视的领导。董卿、朱广权、张斌等多位央视知名主持,全方位、多视角探秘郎酒生长养藏的品质密码。


8年的成就,8年的艰辛,8年来上百次站在吴家沟的土地上,期盼今天的到来。”汪俊林的致辞满溢激动之情,在其仅千字出头的发言稿中,“8年”二字出现了8次之多。


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,“8”一直都是吉祥数字的代表,8个8更是吉上加吉。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巧合?


“从2012年到2020年,耗时8年时间,投资30多亿,我们终于建成年制曲6万吨、年产2万吨的高端酱酒的基地。8年的青春献给了吴家沟,8年的心血浇筑在了吴家沟,8年的眼泪流在了心里,今天的喜悦洋溢在脸上。”


▲汪俊林


在汪俊林这段热烈而真挚的话语背后,释放出一个极为重要的信息——新增2万吨产能后,未来郎酒的优质酱酒年产能将达到5万吨


更重要的意义不止于此。根据汪俊林的计算,吴家沟基地启用之后,年用米红粱4.5万吨、小麦6万吨,可令10万农民获益;新增4000人就业,可以直接帮助4000个家庭实现增收。


由此更能够理解他重复强调了两次的那句话:吴家沟是郎酒人的未来,是古蔺人民的未来


被寄予厚望的吴家沟,占地78万平方米,距离茅台镇仅有一个小时左右的路程。在茅台镇与二郎镇之间49公里的赤水河谷地段内,这是最后一块酿造优质酱酒的宝地


2012年奠基后的8年里,吴家沟便经常被汪俊林挂在嘴边。有重要客人到访时,汪俊林更是化身吴家沟的“讲解员”,对这里的一切如数家珍。而吴家沟也成为郎酒发展势头的最新写照,2020年四川省领导多次对郎酒进行调研,吴家沟都是必去之地。


▲汪俊林(左)与钟方达(右)


就在不久前,习酒公司党委书记、董事长钟方达跨过赤水河,率团调研郎酒庄园时,汪俊林带领调研团参观的第一站,便是吴家沟。


那么,吴家沟的起点,又是从哪里开始的?



那一年,他有很多“预见”


2012年,玛雅人预言的世界末日并没有到来,但酒业却迎来了一场巨变。


严控“三公”消费、“禁酒令”等政策的出台,宏观经济增速的放缓,使整个白酒行业进入深度调整期。酒类消费出现显著下降,直接影响到地方酒企投产能力。


不久之前,郎酒股份副董事长汪博炜在中国青年企业家俱乐部“创和汇·互联上海”活动中,讲述了当时郎酒所面临的市场情况。


“黄金十年,郎酒拼命地往上冲,冲到了行业第四,几乎和洋河相等。2012年由于整个白酒行业政策的变化,郎酒随着整个行业开始大落,从巅峰滑了一半左右,滑到很后面。”


2012年,确实是郎酒的高光之年——郎酒销售额达到120亿元。在此之前的10年间,汪俊林带领郎酒从亏损十亿变为营收百亿,并对郎酒的长远未来有了清晰的思考


2012年对汪俊林来说,也是个人的丰收之年——他以百亿身家占据“胡润酒业榜”首位,成为名副其实的酒业首富。


但与人们印象中的首富形象相比,汪俊林实在低调,平时“神龙见首不见尾”,公开亮相发言少之又少,即便郎酒公司的某些重大事件场合,他也鲜有发声。据郎酒内部人士爆料,汪俊林常年工作中与员工吃一样的盒饭,有时就在过道里边走边吃。


尽管低调,但其数次临危受命拯救大企业的传奇故事却在当地广为人知。不仅因为汪俊林在从事企业家之前曾做过医生,更因为其在履新郎酒之前,曾先后带领泸州制药厂、四川长江机械集团“起死回生”。


虽然低调,但到了关键事件、关键决策上,医者出身的汪俊林,充分发挥了个人专业上的特长——快准狠,一旦看准了大局,出手尽显凌厉霸道



比如当年红花郎横空出世时,郎酒通过央视、春晚等重磅广告轰炸,配合地面循环压货,硬是砸出了50亿以上的市场销量。一举奠定了其在白酒行业的前排位置,也确立了全国化、中高端的市场基本格局。即便后期遇到了很多问题,但汪俊林也赢了“大局”。


其后,为了推高郎酒的品牌地位,郎酒在半年左右时间里,电梯、高铁、机场等人流密集度高,流动频次大等场所大力投放广告,与各大媒体巨头达成战略合作。如此的密度与力度,汪俊林的“狠劲儿”令业界咋舌。


如今看来,上述举措无不透露出汪俊林个人的远见卓识。这种果断和超前的大局观,为郎酒在吴家沟的布局埋下伏笔


视线回到2012年,彼时的酱酒热还远未成势,但定下“一树三花”发展路径的汪俊林却已有预判:酱酒相较于其他香型而言,销量一直在飙升,对于整个市场而言,5万吨绝不算多。



而实际上,这番深思熟虑早在2009年就已成型。当年,郎酒就已完成郎酒两河口、吴家沟等新厂区的选址、规划。汪俊林当时认为,抓住机会提前布局,是赢得未来高端白酒市场的关键。“这个基地属于未雨绸缪,如果现在不进行这样的布局,未来几年的策略就是失当的。”


于是,2012年3月17日,吴家沟酱酒生产基地正式奠基动工。随着汪俊林挖下第一铲土,郎酒的8年战略便悄然按下了启动键。而在当时,很多白酒企业还陷于政策调整带来的慌乱与迷茫中。


有个插曲值得一提。也是2012年,贵州省政府申请将茅台酒地理标志保护面积由原来的7.5平方公里调整为15.03平方公里。据此我们有理由怀疑,今天产区品牌对白酒企业竞争所带来的重要影响,汪俊林或许在当时就已经有了预判。



为百年,一条沟的使命


吴家沟,这一融入汪俊林8年时光、浇筑了其8年心血的成果,到底会给郎酒带来什么?


首先需要了解的是,这是一项极不平凡的工程。除了耗时8年、投资30多亿,它让人震撼的地方还在于,吴家沟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,施工难度极高,仅滑坡治理就耗资3亿。


不平凡的工程,必然具有不平凡的使命。


酱酒企业产能竞赛已经拉开,茅台、习酒、国台、金沙等先后发布扩产计划,预计本轮酱酒产能扩张结束后,将新增约20万吨酱酒产能


某种意义上,谁拥有更多的优质酱酒产能,谁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就能占据更多话语权。


吴家沟全面建成投产后,郎酒优质酱酒产能将新增2万吨,总体达到5万吨。



这是种什么样的概念?


对比来看,2020年,茅台酒基酒产量约5.02万吨,2021年产能目标为5.53万吨。这意味着,郎酒和茅台酒的产能将基本持平,“两大酱香”定位将进一步坐实。


而汪俊林也曾估算过产酒2万吨所带来的经济价值:如果是红花郎,则可使销售收入达到120亿,税收30-40亿;如果是青花郎,则销售收入可达360亿,税收100-150亿;如果是红运郎,销售收入可以在500亿以上。


吴家沟无疑让郎酒在高端酱酒市场的竞争更有了底气


至此,重新出发的郎酒,已然打造出自己的全装备战舰: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、郎酒庄园、三品战略,再加一个吴家沟。


那么,汪俊林的目标是下一个8年吗?显然不是,如其所说,站在百亿起点,站在吴家沟历史关口,百年郎酒正迎来历史巨变。“郎酒系统化高品质发展路径,将为郎酒带来无限发展可能。”


而吴家沟,将为郎酒百年发展筑就更为稳固的地基。



具体来看,汪俊林为郎酒制定了三大目标:在白酒行业具有重要地位;与赤水河对岸的茅台各具特色,共同做大高端酱酒;把郎酒庄园打造成世界一流酒庄,白酒爱好者的圣地


实际上,上述目标的实现或许会提前到来:“三品战略”重塑郎酒品质、品牌、品味价值体系,更清晰地向行业输出郎酒形象和郎酒理念;青花郎作为“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”的身份正进一步坐实;郎酒庄园开业以来接待社会各界人士超10万人,已然成为首屈一指的白酒庄园……


当然,赢得百年发展,核心依然是坚守汪俊林一再强调的“质量为本,品质第一”。学医出身的他曾打过一个比喻,“就好像为病人开药治病,不论药昂不昂贵,是不是进口的,能把病治好才是根本。”


有人曾说,一个企业的老总如果只以赚钱为目的,永远不可能做大,因为他没有长远的眼光和战略规划。而以8年布局换百年发展的汪俊林,显然不属于此列。



推荐阅读

2021年04月05日 17:28:34 云酒特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