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酒网

新晋酱酒品牌,靠“家风文化”能行吗?

云酒头条 / 2020年12月26日 09:50:37

文 | 云酒团队(ID:YJTT2016)


赵家山不是山,最多只能算一个小土包,位于中国自贡富顺县沱江边。


过去,赵家山流传着“有困难就找牟三爷”的俚语。


现在,赵家山今非昔比。绿瓦黄墙的农家别墅群依山而建,赵家山被建设为“共赢新村”,成为富顺县第一个最美丽的新农村别墅群,45户人家居住于此。


发生在这里的很多反哺家乡的故事,便是中国优良家风的传承。


2010年,由堂弟牟德才牵头,在牟德彬的幕后支持下,二人积极投身家乡新农村建设,修建了占地15亩的45栋别墅,并投资修建村级阵地和配套文体设施等。



牟氏兄弟的所作所为,源于牟氏家风的积极影响。


“我的爷爷‘牟三爷’是中国家风的践行者之一,也是指引我精神的灯塔,许多人内心中都能找到这样一位‘牟三爷’——人生的指引者。”


“这种指引不能断”,牟德彬想做的,就是以情感和家风文化为载体的“家酒”。



赤子牟三爷


《大学》有言:“一家让,一国兴让。一家仁,一国兴仁。”牟三爷的仁与义,体现在生活的处处细节中,也浸润了牟德彬的成长时光。


牟三爷原名牟泽林,在家中排行老三,因此被人亲切地称为“牟三爷”。


在过去的艰苦岁月里,无力又无财产,自保尚非易事,更遑论兼济天下,但牟三爷却是例外。当陌生人甚至孤儿借宿时,牟三爷都会将其待为“座上宾”,即便自身穷困,竭力助人也是常事。


41年前,为了给家乡孩童修建纳凉场所,牟三爷决定开凿山洞。这句被家人视为随口一提的玩笑话,在牟三爷“一斧一凿”的举动下成了真。


牟德彬回忆,牟三爷在农活之外的闲暇时间,每天带着凿子、竹篮进山洞劳作,凿出的石渣儿用篮子运出,经历了数年时间,硬是凿出了一座三十平米见方的山洞。


心怀善念、乐于助人、说到做到,在牟德彬的成长历程中,牟三爷知行合一的家训已镌刻在他的心里,耳濡目染,成为其人生成长的源动力。


▲牟三爷凿洞场景(左上)、藏酒洞现状(左下)与牟三爷(右)


世殊时异,山洞纳凉的时代已经过去。牟德彬的想法很简单——爷爷爱酒,倒是可以作为藏酒的绝佳场所,也可作为爷爷家风精神的寄托


他还记得第一次去茅台镇的场景。


那是2003年,他去茅台镇精选少量品牌工厂生产纯粮坤沙陈酿,一路尘土漫天飞扬,还没有柏油路,与印象里的“美酒镇”相去甚远。


但这种想法,很快被酒厂里的酒香、酿造工艺、质量考核标准、管理规模等所转变。这些酒,被带回老家的山洞,用时间封存,每到年份更迭之时,送给朋友和亲人,以慰佳思。


纳凉的山洞渐渐变为藏酒的山洞,牟三爷酒业品牌的历史源头也变得更加清晰。



积淀十余年,“中国家酒”诞生


牟德彬并非商界的新人。


1995年,他创立“剑锋”领带行,取“宝剑锋从磨砺出,梅花香自苦寒来”之意。经过苦心经营,成为朝天门远近闻名的“领带大王”。


到了2001年,国内鲜有知名皮具品牌诞生,发展空间巨大。牟德彬瞅准了皮具行业的发展前景,先是在昆明机场附近开了小型皮具厂。次年,这个小厂发展为红谷皮饰有限公司,后更名为红谷皮具公司,主要生产皮包、钱夹、皮带等皮具,牟德彬任董事长,并很快带领企业踏上扩张的道路。


不断走出舒适区,跨界创业”,这个爱以“老牛”自称的人,时刻都有着一股倔劲。


承载家风文化的酒,成了他的新目标。


从1000斤藏酒,到在茅台镇建厂、探洞,窖藏酱酒上千吨,牟德彬花了15年。相比于从前的商业步伐,他似乎慢了下来。


“本来只是一个顺势而为的事,有了这么多年的累积,才有办法慢下来。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,酿酒急不得,品牌打造,家风文化的传承更急不得。”


在牟德彬看来,家风文化是老的,酱酒是老的,驰骋商界的资历是老的,但品牌是新的。对于自己而言,涉足酒业也是全新尝试,因此并不着急。


▲牟三爷酒业


正式入驻茅台镇,选择生产基地开始大批量藏酒,直到牟三爷酒业产品正式亮相,已经是2017年。


这期间,牟德彬没有想着以酒挣钱,一方面是不断储存基酒,保证牟三爷产品品质,另一方面则保留着传承家风文化的执着。数年来,他潜心构建“中国家酒牟三爷”的品牌体系和中国家风文化传承体系,并将它们天然融合


为了传承家风,延续洞藏理念,在茅台镇,牟德彬费尽时日寻找洞藏美酒的新基地。几经辗转,终于在赤水河附近找到一处合适的山洞。从土地流转、打通山洞和修路开始,一步一步打造洞藏基地。


在秀美沱江边,牟德彬的家乡富顺县安溪镇,有一处罕见的溶洞群,被牟德彬开发为兼具洞藏美酒与传播家风文化的家风旅游度假区,目前已完成了一期的建设。他还在家乡创建了以复兴传统文化,弘扬中国家风文化为初衷的中国家风传承馆。

成都·中国家风传承馆

自贡富顺·中国家风传承馆

茅台镇·中国家风传承馆

兴义·中国家风传承馆

▲全国部分中国家风传承馆(左右滑动查看更多)

牟德彬希望,能够通过文化旅游的形式弘扬中国传统文化、传承中国的优良家风、振兴乡村发展。家风旅游区不仅是家风文化的宣传基地,更是展示“牟三爷”品牌、洞藏老酒的基地。他还希望把中国家风传承馆开到全国,进一步弘扬中国家风文化


可以说,“牟三爷”品牌已经超出了一瓶酒的范畴,承载了更多文化内涵。少一些功利,多一些情怀,更多了一份长远的打算。



新晋酱酒品牌,搅局or破局?


2016年,茅台价格跨过千元门槛,酱酒发展迎来了新一轮黄金时代。


数据显示,从2010年到2019年年底,酱酒行业销售收入由350亿元增至1350亿元左右,以7%的产能,实现了21.3%的销售收入和42.7%的利润;吨酒价格由全行业均价的6.5倍提升至12倍,实现了量价齐升。


如此高利润,吸引了大量资本和其他香型酒企入局,仅茅台镇一地,就有数千家酒企。酱酒市场竞争进入白热化。“入局染酱者不断,出局者也常有。”


遵义市(仁怀市)酒业协会执行副会长、秘书长吕玉华曾坦言,过去,遵义、仁怀当地的很多酱酒企业市场根基不深,在上一个白酒深度调整期,当地具有生产许可证的酱酒厂关闭了7-8成,是个惨痛的教训。


酱酒热之下,更需要冷静思考,这也是牟三爷酒业从未想过赚快钱的原因。


▲正在建设中的中国家风文化旅游度假区


十余年的品牌孵化,洞藏十年以上的老酒,甄选最适宜藏酒的山洞,打造家风文化旅游度假区,将中国家风传承馆开向全国……牟德彬坚持用时间去换品质,做一件久久为功的事。


2017年8月,牟三爷山洞老酒产品首次面世,企业在牟氏庄园面向白酒爱好者举办了一场白酒品鉴沙龙。


牟三爷的基酒是干净的,酒体涩味不突出”,中国白酒专家、四川省酿酒协会专家组组长曾祖训评价道,有些酱香型的白酒尽管风味好,但是没有结合现代酒的勾调,口感也不会全面。像牟三爷这样的酱香型白酒既有时代感,又有中国白酒传承的历史感,更能符合市场要求


从品质上看,牟三爷高端酱酒生产源于贵州茅台镇,取料来自与茅台同源,经过千余天高温大曲和堆积发酵的传统工艺之后,每一罐酒都会被放置于山洞中,在洞穴中储藏白酒,更利于酒质的成长。


产品取名的巧思,也显示出牟德彬打造“家酒”的夙愿。


目前的产品线中,包括1699元/500ml的“牟三爷·上善若水”53°酱香型白酒,1180元/500ml“牟三爷·返璞归真”53°酱香型白酒等。牟三爷酒业一开始就定位为中国家风高端酱酒,靠品牌故事形成小圈层的品牌传播张力。


在酱酒江湖中,老酒收藏是另一个风口。随着老酒收藏人群不断扩大,酒香与历史文化同样悠长的牟三爷山洞酱酒,也面临着全新发展机遇。


在市场端,牟三爷酒业正式面市2年来,立足文化故事,以品质为先,将发布会开到了贵州、四川、云南、北京等地,彰显出其发力全国市场的实力与决心


在酱酒热的浪潮中,产品定位高端的牟三爷能否突出重围,时间会给出答案。




推荐阅读

2021年04月05日 17:28:34 云酒特稿